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热搜: 活动| 交友| discuz|
分类
快捷导航
开启左侧

冯义林 第十五章 净念禅院 净念禅院深藏于林木之中

[复制链接]
utvjf82 发表于 2019-12-4 21:43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冯义林 第十五章 净念禅院
净念禅院深藏于林木之中,虽然远远望去只看见露出的几间殿宇阁楼,但靠近了才知道,室内的建筑加起来有数百余间,俨如一座小城,广大的不可思议。
众殿宇以五彩琉璃造成覆盖的众庙瓦顶之上,华壮妍丽,阳光照射之下发出琉璃光彩,端有极乐世界七宝辉煌,众生妙谛之感,最中央的中轴线上共有七座大殿,其中又有一尊纯铜打造的小殿,铜殿之前有一广阔达百丈,通以白石堆砌的平台广场。
此时广场之上,罗列着两组僧兵,一组盘坐围绕着铜殿,另一组则林立在铜殿后的一座大殿之前,每一组大约一百来人,都是气息悠长,身形健壮的武功高手。
而大殿里却只有禅主了空与四大金刚端坐金佛之下,眉目间凝重异常,他们面前是几名并非僧人打扮的来客,其中以两名少年最引人注目,他们脸上尚存稚气,穿的也破破烂烂的,但两双透着机智狡黠的眼睛,却分外明澈。
“寇施主、徐施主,还有跋锋施主,独孤女施主,禅主精修闭口禅,不便开口,便由无嗔来替他为各位解惑。”无嗔双手合十,对在场其他人说道:“天台宗智慧大师、华台宗帝心尊者两位圣僧托各位施主前来,实则是想问各位施主一件事。”
寇仲怒气愤愤道:“好你个和尚,出家之人不想着打坐参禅,也想从我们兄弟口里知道杨公宝库的消息吗?可你不知道,杨公宝库远在扬州,你把我们强行带到洛阳,可是他娘的错过几乎了!”
无嗔哭笑不得,只得颂了一声佛号道:“寇施主言重了!杨公宝库之事,与我等世外之人无关!”
旁边一个浑身披着白纱麻衣,面容憔悴的女子冷冷的看了寇仲一眼,冷漠道:“净念禅院的高僧佛法无边,清净自在,怎么会把杨公宝库看在眼里,也只有乡下粗鄙之人,眼皮子短浅才会时时刻刻提防着人家!”
她刚开口的时候,寇仲还被她的风华迷得晃了晃神,但听到她后面那些话,就让他大怒跳起来:“看不起钱财,我告诉你,钱是天下最好的东西了!这金佛大殿,这古刹宝殿,还有那些和尚身上穿的丝绸袈裟,你披的细密麻布,哪个不需要钱?”
“你看不起我们兄弟,也不就是因为我们没钱吗?”寇仲拖起徐子陵,拍着他的胸口:“如果我兄弟穿的不是一声粗布烂裳,你敢叫他一声乡下粗鄙之人吗?”
少女独孤凤忍不住抬头就要反驳,但她细细看过去,却发现她一直不肯直视的破衣之下,两名少年形貌却是超绝,衣裳遮不住的地方,骨架匀称,面容俊秀,而且自有一股卓然的气质,一个儒雅自然,一个玩世不恭却睥睨自成。
认真说起来,大兴城中的世家公子每一个能比得上的。
独孤凤迟疑的没有开口,寇冲却已经冷笑起来了:“什么净念禅院,什么高僧大德,我告诉你老子在扬州做混混时饭都吃不饱,还要靠贞姐周济,不知多么艰难才活下来。这里的庙宇大殿,铜打的菩萨罗汉,换出来够整个扬州吃三十年不止,所谓的慈悲为怀,心怀天下就是这样吗?”
他飞起一脚,踹翻了身边的铜香炉,是不是飞溅的烟火灰尘迷了视线,让他两眼变得通红。
“狗日的高僧!”他看着独孤凤那张吹弹可破的脸,往下吐了一口唾沫:“杨公宝库不知能修多少庙宇,烧多少香火,和尚不动心,呸!我看菩萨都要动心!”
“小仲!”徐子陵忙拉了拉他的袖子。
寇仲也就揣测着这些和尚还有点脸面,闹开了他们反而不好下手,现在经徐子陵一拉才回过神来,自己由着性子,恐怕闹大了。故而赶紧借着台阶下来,免得那些和尚恼羞成怒,把他们打杀在这里。
无嗔双手合十,叹息道:“庙宇华丽,只为彰显佛祖威势,启发天下愚钝之人向佛之心。我等僧众,具是苦修之辈,未敢纵情奢靡。天下纷乱,佛门纵有慈悲之心,可也是出世之人,等真龙天子出世,吾辈自然舍财出力,匡扶天下。”
“这金佛铜锣汉,若是真龙天子需要,尽可以舍予他,就算是贫僧这一身皮囊,也可以托付!”
“阿弥陀佛!”独孤凤和身后的欧阳希夷等正道中人皆双手合十,宣了一声佛号,独孤凤更是俯首道:“禅主慈悲,无嗔师兄慈悲!”说着还狠狠的瞪了一眼寇仲。
寇仲原本不想说什么,但看了独孤凤的反应顿觉的她十分可恶,忍不住插嘴道:“然后真龙天子登基后,再给你们分田分地,十倍补偿,最好又来一个梁武帝,把天下都施舍给你们!这样的真龙天子,我也要把杨公宝库送给他,看他能不能封我们兄弟一个大官当当。”
他拍着自己的胸脯道:“到时候我是大将军,凌少是大宰相,再刮两个杨公宝库出来……”
“你……”独孤凤气急,眼中寒芒一闪,就要出手教训这个臭小子。
却被无嗔凌空轻轻一按,一股柔软的气劲落在身上,阻止了她出手,无嗔道:“寇施主并无恶意,说的确实是外人对我们的误解,不知无怪,请独孤女施主手下留情。”“要不是看在无嗔长老的面子上……”独孤凤威胁一声,施施然坐下。
无嗔又对寇冲说:“佛门善行论心不论迹,有慈悲起,便有报应生,风动幡动皆是心动,我等自知便可!今日请施主前来,实则是为你义父杜伏威之死,与杨公宝库无关,望施主开释。”
这一席话说的徐子陵轻轻点头,他拉了拉寇冲的手说:“大师言重了,那杜伏威并非我们义父,只是他威逼强掳,我们不得已为之。那一日,他因杨公宝库之故,于丹阳郡掳走我们,到了新安郡城却被一个锦衣白面的男子盯上了。”
寇仲笑着补充道:“我还记得杜伏威看到那身衣服,和见了鬼一样,连我们两都顾不上,就要逃跑……”
独孤凤忽然咬牙切齿道:“东厂番子!”
这个词一说出来,整个大殿如坠冰窟。












冯义林 http://kegood.com/fengyilin_24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推荐阅读更多+
会员达人更多+
广告位

热门推荐

更多+

最新信息

更多+
Copyright  © 2015-2016  阿冬网络-ADong-资源中心|黑客论坛|技术论坛|网络技术服务中心  耀雪   阿冬    技术支持:阿冬网络    ( 黔ICP备18009403号 )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南昌网络警察报警平台
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
南昌市公安局网监备案
赣公网安备案